北马给了我不曾体会的傲娇

这种傲娇,是不管多少练习和准备都没有的感觉,这大概也是马拉松的魅力吧!

跑步是一种情怀,更是一种自我救赎,我的跑步就始于此。最开始跑步是在读研究生的时候,论文和实习的压力压的喘不过来,每天被压倒不行的时候就去马斯河边跑一圈,狠狠的跑完之后就感觉负能量被强力的清除了好多,又可以继续如小强般的活于那些眼前的忙碌中。当时不讲究什么姿势(甩开跑)、装备(穿得是匡威帆布鞋)、恢复(跑完就坐回电脑前),就是一种自我救赎的跑啊跑。感谢自己那会儿年轻的膝盖,没有留下什么病根。(那会儿可真年轻啊!)

后来跑步的习惯一直没有放下,特别是压力大的时候,把自己拉出去,折腾(或者说是折磨)一下自己。强力清除一些挥之不去的东西,跑步在这方面对我的效果一直都挺好的。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要跑马拉松。

不知道是积攒了多久的缘分,突然有机会就拿到了北马名额,也不知道要感谢那句“法法皆缘起”多少遍,凭借一张照片我混进了朝阳公园跑步站的24天北马训练营,成为了10个幸运姑娘中的一位,要免费享受配备2位专业日常教练,1位体能教练,2位助教,几位摄影师,还有好几位其它工作人员的超豪华训练团队的超酷炫待遇了。

但是,我是带着玩得心态去的,没想着要完赛什么的。现在想想,如果训练营的教练天天不停的说“要完赛、要争取好成绩”等等,我可能早撂挑子不干了。 不是这样的。不知不觉中,训练营给了我一种我在加入之前从没想到过的归属感。对于这种归属感,文字笨拙,不知如何描述这种归属感从何而来,或许只能亲身去体会。但身心敏锐,知道这种归属感如何表现,它让我愿意白天工作中疯狂燃烧了一天小宇宙之后晚上愿意背着大包小包去朝阳公园训练,让我愿意Friday Night之后周六能狠着六点半起床去朝阳公园被体能训练虐,让我愿意在外疯狂出差开会的间隙冲到酒店的健身房跑完拍照发到群里告诉小伙伴们“今天的卡我已打”。而这种归属感,大概是人需要的最基础的情感之一,也是随着年纪的增长,越来越难以获得的情感之一。跑步把我非常幸运的带向了训练营,找到了这份珍贵的情感。

即便如此,我依然没有想过要完赛。训练营的一个关于我的笑话,北马跑得过程中潘总问我最长跑多少公里,我答11,吓到潘总差点跌在跑道上。 为什么可以完赛,我觉得有两点。首先,身体已经是ready了。训练营提前一个月的训练是系统和科学的,虽然北马之前没有拉过长距离,但是身体已经是调整到适合长距离的状态了,北马之前跑过几个10公里,都觉得很轻松。身体的状态,自己清楚,教练也可以帮你判断,后者更重要。第二,傲娇。Be proud of what you do对我来说从来都是一种莫大的力量。 踏上跑道的那一刻,必须要完赛,坚决不能上收容车的想法一下子都清晰了。这种傲娇,是不管多少练习和准备都没有的感觉,这大概也是马拉松的魅力吧!

所以,最后的最后,除了谢谢训练营的一切,谢谢自己的身体,也要谢谢马拉松,带给了我不曾体会的傲娇。Life is a Marathon! Let’s run it.